话费补贴 福利费

话费补贴 福利费

上古之世,所谓真中,必感异风,伤脑气,以致仆倒,稍延即内变五脏而不治矣。误用白虎、三黄及犀角地黄,但一入口,即心气衰息,口不能言,万无挽回之策。

明者用宣阳逐阴之剂以挽之,稍见阳气上达,口干微渴,即斥为药误,助动肝阳,必求如治外感,外证虽减,而内证转剧,此即邪气之内陷也。误哉!《伤寒论》霍乱条理中丸后,有脐上筑筑有动气者,去术,加桂。

如夫虚实之相因而生,是亦不可不辨也。 得酸而脉敛者,正气有权也;不敛而加数者,真气败也。

其人必胃热素盛者。香港脚有风寒湿之不同。

故天地之间,六内,其气充塞九州,而人在气中,其九窍、五脏、十二节,皆通乎天气也。夫气急者,气不得出也,哮之微者,非喘也。

 凡表邪之伤于外者,只以邪气所伤之部位论之,不必内动脏气也;即令病久,脏气亦为,要总以邪气所伤之部为主,病在何部,即证见何部,无难察识也。而桂、附、地黄,不能敌其渗泄之力,每用一钱,且合山萸、五味、木瓜之酸收,至三四剂,即中气不续,下焦如开,古谓过服损目,正以肾津竭而肝气陷也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