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沈芯语

麻豆沈芯语

 因见方有凉药果畏不服。若女色止忌三月,永不再发。

真热舌焦苔干黄,真寒舌青苔水滑。 盖产门之上,原有骨二块,两相斗合,未产之前,其骨自合,将产之际,其骨自开,故交骨为儿门之关,亦为妇人阴门之键。

药后告知诸证消失。此方救儿死之母,仍用大补气血,所以救其本也,谁知救本正所以催生哉。

治之法,必须大补其脾胃之气,而少佐之补血之品。 然而闭之甚易,开之甚难。

定方单用姜附参草四味,煎令冷服,外用葱艾炒热熨脐,老姜附子皮煮汁蒸洗手足,于是一昼夜厥始回,脉始出,惟呃未止,每呃必至百声,知为肾气上冲,于前药中参以熟地枸杞五味丁香,摄纳真元。 已溃者再服四剂,未溃者再服一剂,无不全愈。

不必发散,只须助其正气,自然饱满贯浆,收靥亦速,九日而始回矣。况加之多言耗气,又安能助气以生血乎。

Leave a Reply